公众服务首页
司法行政人员首页
欢迎您访问司法行政(法律服务)案例库
首页 > 公众服务首页 > 案例问答

案例问答

; 2016年6月25日,香兰监狱出监教育监区一分监区召开全体人民警察会议,集体研究罪犯杨某某申请监外执行案,会议综合该犯患有精神类疾病的实际情况和一贯改造表现,认为该犯目前情况符合《监外执行规定》的条件,建议依法对罪犯杨某某申请监外执行。 同日,出监教育监区监区长办公会审核同意一分监区意见,并将《监外执行申请表》以及相关法律文书,报送监狱刑罚执行科审查。 2016年6月30日,香兰监狱监外执行前期调查小组成员深入监区,对罪犯杨某某进行实地调查。因杨某某所患病情为精神类疾病,案情较为特殊的缘故,监狱在以往前期调查基础上,增加了三份询问笔录,其中分监区长询问笔录一份,罪犯联保小组成员询问笔录二份。笔录中明确体现出罪犯杨某某入监后的改造表现、初始发病时间、发病症状、每月发病次数、是否存在暴力倾向等内容。在调查中还发现罪犯杨某某神情异常、寡言少语,在习艺车间不能独处,需两名罪犯专职进行监护等情况。
; 王某某的女儿王某波于2018年3月1日以王某某患高血压2级、房室阻滞3度、窦缓为由向监区提出监外执行申请。 2018年3月5日华山监狱四监区集体例会研究王某某申请监外执行案。会议综合王某某所犯罪名、刑期、病情和服刑期间的一贯表现认为:罪犯王某某改造表现较好,病情基本符合,同意王某某女儿提出的监外执行申请。 2018年3月5日,华山监狱刑罚执行科接到四监区报送的《罪犯监外执行申请表》以及相关材料后,于2018年3月6日组织监外执行前期调查小组成员对王某某情况进行调查。主要听取医院对罪犯病情的介绍、查阅有关病历材料、审查罪犯档案及了解罪犯的改造表现后,例会研究同意监区的报送申请,形成调查报告报送监狱监外执行初审小组进行初审。 2018年3月8日,刑罚执行科向监狱初审小组汇报了前期调查情况,经初审小组研究,同意对王某某的所患疾病及程度到省政府指定医院进行司法鉴定。
根据广东省韶关市曲江区人民法院(2019)韶曲法刑执字第1号监外执行决定书,决定对林某君监外执行(矫正期自2019年3月18日起至2020年1月1日止)。根据广东省韶关市曲江区人民法院(2019)韶曲法刑执字第2号监外执行决定书,决定对林某君监外执行(矫正期自2020年1月2日起至2021年1月2日止)。 ; 社区服刑人员林某君于2019年4月29日到揭阳市惠来县司法局报到,2019年5月14日到惠来县司法局周田司法所报到并接受社区矫正管理,司法所接收社区服刑人员林惠君后,重点对其开展集中性认罪服法警示教育,帮助其树立正确心态,要求她从入矫的第一天起就要端正态度,认清身份,通过法律常识、公共道德、时事政策,对其进行进一步教育,引导其真诚悔罪,培养其文明、健康的生活方式,使其能够认清自我。根据林某君的情况制定相适应的矫正方案,确定矫正工作重点,帮助其适应社会生活、避免矫正期间再犯罪。对其开展针对性的个别谈话教育及每月家庭走访了解其近期的生活动态及心理状况。在其怀有身孕向司法所反映情况请求司法所帮助时,司法所人员及时了解情况的真实性,并上报县局,就此情况申请监外执行延期。
张某红认为针对杨某鹏来讲,省院《规定》第二条中的强制措施文书并非是诉讼中未成年人审判庭对杨某鹏采取的取保候审强制措施文书,而是判决生效后移送审监庭审查是否监外执行前对罪犯进行监管采取的强制措施法律文书,未成年人审判庭移送杨某鹏监外执行案件材料时缺少这样的强制措施法律文书,所以张某红经过对材料的形式审查,认为缺少强制措施法律文书退回杨某鹏监外执行案件材料符合省院《规定》。关于省院《规定》第二条中的强制措施法律文书到底是诉讼中的强制措施文书还是判决生效后刑事审判庭采取的强制措施法律文书,是理解的问题,张某红这样理解并不错。因此张某红认为未成年人审判庭移送的杨某鹏监外执行案件材料缺少强制措施法律文书不符合受理条件拒收的行为符合规定,张某红不因此构成渎职。 (二)张某红的拒收行为与杨某鹏脱管再犯罪的严重后果之间不存在刑法上的因果关系 如前所述,张某红要求刑事审判部门将申请监外执行的罪犯先收监后移送审查行为正当,因为刑事审判部门移送监外材料不符合受理条件审监庭张某红拒收正确,而法律和相关规范性文件并没有赋予审监庭在这个阶段有采取监管措施的权力,所以张某红对杨某鹏并无监管职责。刑法意义上的因果关系,是危害行为与危害结果之间引起与被引起的关系。就本案来讲,对杨某鹏的监管职责与杨某鹏脱管再犯罪伤害他人致死的结果是本案玩忽职守罪中因与果的关系,无论张某红拒收杨某鹏的材料还是收下材料后给领导汇报是否应当受理期间,这都是未受理案件的审查期间,这期间张某红对杨某鹏都没有监管义务,更何况证据显示在杨某鹏故意伤害他人致死的时候杨某鹏监外执行材料张某红处。故张某红拒收杨某鹏材料或者收下材料向领导汇报期间杨某鹏没有监管措施的因,与杨某鹏故意伤害他人致死的果,没有因果关系。
; (一)病情诊断申请。刘某某入狱前在宜宾市第一人民医院诊断为慢性淋巴细胞白血病,入监后开始出现流鼻血症状,并且自述浑身疼痛。监狱及时与家属召开座谈会通报病情,刘某某儿子刘某甲于2019年3月12日向监狱书面申请对刘某某监外执行。监区结合刘某某病情及刘某某儿子的申请,提出拟开展监外执行病情诊断的建议,监狱医院也做出开展病情诊断工作的意见。 (二)病情诊断审批。2019年3月14日,监狱刑罚执行科召开初审会议,结合刘某某儿子申请、监区意见,认为刘某某病情较重,建议委托四川省人民政府指定医院(四川省司法警官总医院)进行病情诊断,分管副监狱长批准同意。
该犯提出监外执行申请后,监区迅速组织召开了监外执行初审会议,会议一致同意对该犯启动监外执行程序,并将对罪犯杨某某的病情进行诊断检查的委托送至辽宁省凌源监狱管理分局中心医院, 2018 年 1 月 12 日,罪犯杨某某经辽宁省凌源监狱管理分局中心医院诊断为: 1 、冠心病、不稳定型心绞痛; 2 、高血压 3 级。符合《监外执行规定》司法通( 2014 ) 112 号附件《保外就医严重疾病范围》第三条第 3 款规定。 2018年 1 月 18 日,监狱指派干警前往阜新市对该犯监外执行情况进行考察落实,当地社区矫正部门经社会调查评估后出具了社会调查评估意见书,认为:该犯符合监外执行条件,基本可予以社区矫正。 罪犯杨某某所在分监区根据其改造表现、具体病情和监外执行申请,经分监区研究提出对罪犯杨某某办理监外执行请示。经监区长办公会审核,同意罪犯杨某某办理监外执行,并将提请监外执行建议及相关证明材料报送监狱刑罚执行科审查。监狱刑罚科经审查认为,监区认定罪犯杨某某监外执行的具体事实的书面材料来源合法,所提交的材料齐全、完备、规范,符合法定条件,提请罪犯杨某某 监外执行的建议适当,同意监区监外执行的建议。
因邓某某已刑满释放,广东省英德监狱向广东省监狱管理局提出撤回监外执行申请,广东省监狱管理局予以同意,案件办结。 本案同时启动了减刑和监外执行程序,在严守法规中高效处理,严守程序中及时办理,规划合理,紧凑有序,最终邓某某得到了及时救治,充分发挥了减刑、假释、监外执行制度的刑罚社会化、效益化和人道主义功能,也增强了监狱的执法公信力,为树立积极、正面的监狱形象加分。 ;0;440000;;;;0;JYJX188b2028-6dba-42eb-849f-c1114e5004d7.docx;2017;2;2977
收到病情诊断相关材料后,监狱立即启动对於某某的监外执行程序。监狱联系於某某妻子和儿子告知病情诊断情况,於某某妻子和儿子对其的病情较为关心,提出申请希望於某某能够保外就医,同时,其子表示如果於某某符合保外就医条件,愿意作为於某某担保人监督於某某日常就医和生活。2019年3月19日上午,於某某妻子和儿子来监听取民警讲解监外执行的相关政策和规定要求后,签署了保证人的相关文书资料。随后,监狱对保证人资格进行了审查并及时与安徽省安庆市怀宁县司法局取得了联系,将《拟监外执行罪犯调查评估委托函》交怀宁县司法局委托其调查评估於某某对所居住社区的影响。2019年3月25日,怀宁县司法局出具了於某某基本具备适用社区矫正条件的意见。 随即,监狱启动了对於某某监外执行办理程序。2019年3月29日,上海市新收犯监狱八监区召开监区民警集体研究,讨论於某某提请监外执行案件。
2018年1月30日,针对童某某病情,监区提出申请对该犯进行病情诊断,经刑罚执行科审查,监狱长审批同意后,委托上海市监狱总医院进行病情鉴定。 2018年1月31日,针对童某某病情进一步发展,上海市监狱总医院诊断为宫颈CaⅢb开具第二份病重通知单,上海市女子监狱随即告知家属,并安排家属于2月2日对该犯进行第二次病重会见,会见中医生告知童某某家属核磁共振结果,表示该犯目前无手术机会,拟安排其转诊社会医院并做放射治疗,童某某儿子随即签署知情同意书。 2018年2月5日,上海市监狱总医院出具病情诊断书,认定罪犯童某某患“子宫颈恶性肿瘤(浸润性鳞状细胞癌)”,同日,上海市监狱总医院出具保外就医病残鉴定书,认定罪犯童某某符合司发通〔2014〕112号文严重疾病范围第十四条。 病情鉴定后,监区经初步评估,认为罪犯童某某符合监外执行的基本条件,启动办理程序。 2018年2月26日,童某某儿子费某某至上海市女子监狱,承诺履行保证人的义务,并在《监外执行保证书》上签字捺印,并提供了身份证、房屋产权证、户口本、工作证等材料。经监狱刑罚执行科审查,费某某具备保证人资格。 2017年3月16日,刑罚执行科将《拟监外执行罪犯调查评估函》连同判决书、病情相关材料等寄送至上海市崇明区司法局,委托调查罪犯所居住社区的影响及核实保证人的具保条件。
收到保外就医病残鉴定书及相关病情资料后,监狱立即启动对该服刑人员的监外执行程序。监狱联系该服刑人员儿子告知了该服刑人员的具体病情,该服刑人员儿子对该服刑人员的病情较为关心,向监狱提出对该服刑人员保外就医的申请,并愿意作为该服刑人员的担保人监督该服刑人员日常就医和生活。2018年7月11日上午,徐某某儿子来监听取民警讲解监外执行的相关政策和规定要求后,签署了保证人的相关文书。随后,监狱对保证人资格进行了审查,经审查,该服刑人员儿子徐某甲具备保证人资格。 之后,监狱于2018年7月11日下午向浦东新区司法局发出了《拟监外执行罪犯调查评估委托函》,委托对方调查徐某某对所居住社区的影响。上海市浦东新区司法局调查后,于2018年7月30日出具了该服刑人员符合在其辖区接受社区矫正条件的评估意见。 由于该犯病情较重,在收到司法局同意接收的评估意见后,监狱随即启动了对徐某某监外执行办理程序。
2018年3月19日,监区根据张某某病情召开执法合议会申请对其进行病情诊断,经法制科审查,报分管副监狱长批准后委托内蒙古自治区赤峰市医院对张某某进行病情诊断。 2018年6月20日赤峰市医院出具病情诊断:双小腿坏死截肢术后。 张某某的姐姐张桂某自愿作为张某某监外执行期间的保证人。经审查,张桂某具备保证人条件。并由张桂某签署《监外执行保证书》,告知张桂某在张某某监外执行期间应当履行的义务。经核实,张某某监外执行拟居住地为内蒙古自治区赤峰市宁城县,监狱委托宁城县司法局进行调查评估。 2018年5月17日,宁城县司法局社区矫正综合执法大队出具“适用社区矫正”的调查评估意见书。
依据9月7日监狱总医院发出的病危通知书,9月10日监狱向监狱总医院申请林某某的病情鉴定,2018年9月11日监狱总医院出具病情诊断书,认定林某某患“肝癌(胆管细胞癌)累及门静脉伴肝右叶、肝门、腹膜后淋巴结转移,低蛋白血症,电解质代谢紊乱”。2018年9月12日,上海市监狱总医院出具保外就医病残鉴定书,认定林某某病情符合司发通〔2014〕112号文严重疾病范围第十四条。 鉴定后,监狱告知家属病情,服刑人员和家属商量后推荐林某某儿子作为保证人,提供相关材料,之后经监狱审查,林某某儿子具备保证人资格。 监狱随即通过发函向浙江省杭州市上城区司法局委托其对于林某某的监外执行进行调查评估。 2018年9月18日,监狱总医院发出病危通知书。 2018年9月20日,浙江省杭州市上城区司法局出具调查评估意见书,认为林某某符合社区矫正条件。 2018年9月20日,监区召开监区民警会议,对林某某监外执行予以集体研究讨论。
提请监外执行 2015年8月31日其保证人提出申请,2015年9月2日保证人资格审查通过。因该犯病情危重,盘锦监狱一监区依照《监狱监外执行程序规定》于当日召开会议。会议研究认为,鉴于服刑人员朱某服刑期间一贯表现较好,患病后积极配合治疗,所患疾病符合《保外就医严重疾病范围》,其保证人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并愿意承担保证人义务,人身自由未受到限制,有固定的住处和收入,能够与被保证人共同居住并为其监外执行期间提供居住、生活和治疗保障,结合保证人资格审查等情况,认为朱某符合法定监外执行条件,一致同意提出对罪犯朱某提请监外执行的建议。 经审核,监区长办公会议同意将提请监外执行建议及相关证明材料报送监狱刑罚执行科审查。经审查,监狱刑罚执行科认为,监区认定朱某符合监外执行的具体事实,书面证明材料来源合法,材料齐全、完备、规范,符合法定监外执行条件。为核实监外执行罪犯拟居住地,朱某监外执行后对所居住社区影响、保证人具保条件,监狱委托沈阳市和平区司法局进行调查评估。沈阳市和平区司法局出具了朱某适合社区矫正的调查评估意见书。
并出具符合监外执行疾病范围的意见。 (二)病情鉴定。2017年12月20日,经监狱罪犯病残小组鉴定,罪犯宋某某病情符合《保外就医严重疾病范围》(司发通[2014]112号)的规定,建议办理监外执行。 (三)保证人资格审查。经监狱走访宣传,罪犯家属何某某积极主动提出罪犯宋某某监外执行申请,并愿意作为该犯保证人。监狱认真审查后,认为何某某符合保证人条件,并填写了《保证人资格审查表》。2017年12月20日,在监狱充分讲解了罪犯及家属在批准监外执行后,应该遵守的法律、法规和义务后,罪犯宋某某的家属何某某签署了《监外执行保证书》。
首先告知依据《监外执行规定》除罪犯在监狱服刑期间因参加劳动致伤、致残被监外执行的,其他情况监外执行期间的生活、医疗和护理等费用自理。因此对于赔偿要求,监狱不能满足,但是鉴于陈勇家庭的确困难,回去以后可以跟监狱领导申请罪犯困难救助基金。经过一段时间的思想教育后,陈勇妹妹表示愿意为该犯保外就医担任保证人。 确定保证人后监狱立即召开评审委员会,作出同意提请罪犯陈勇监外执行的评审意见,并按照规定在监狱内公告。公告后,监狱将提请陈勇监外执行建议及相关材料送检察机关征求意见。白湖人民检察院作出“罪犯陈勇符合监外执行条件,呈报监外执行程序合法”的检察意见。监狱监外执行评审委员会将同意提请监外执行的评审意见连同检察意见,一并报送监狱长办公会审议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