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众服务首页
司法行政人员首页
欢迎您访问司法行政(法律服务)案例库
首页 > 公众服务首页 > 案例问答

案例问答

因为取保候审、监视居住等刑事诉讼强制措施针对的是嫌疑人和被告人,目的是保障刑事诉讼的顺利进行,判决生效以后刑事诉讼程序终结,诉讼中的刑事强制措施均已失效。张某红认为针对杨某鹏来讲,省院《规定》第二条中的强制措施文书并非是诉讼中未成年人审判庭对杨某鹏采取的取保候审强制措施文书,而是判决生效后移送审监庭审查是否监外执行前对罪犯进行监管采取的强制措施法律文书,未成年人审判庭移送杨某鹏监外执行案件材料时缺少这样的强制措施法律文书,所以张某红经过对材料的形式审查,认为缺少强制措施法律文书退回杨某鹏监外执行案件材料符合省院《规定》。关于省院《规定》第二条中的强制措施法律文书到底是诉讼中的强制措施文书还是判决生效后刑事审判庭采取的强制措施法律文书,是理解的问题,张某红这样理解并不错。因此张某红认为未成年人审判庭移送的杨某鹏监外执行案件材料缺少强制措施法律文书不符合受理条件拒收的行为符合规定,张某红不因此构成渎职。

(二)张某红的拒收行为与杨某鹏脱管再犯罪的严重后果之间不存在刑法上的因果关系

如前所述,张某红要求刑事审判部门将申请监外执行的罪犯先收监后移送审查行为正当,因为刑事审判部门移送监外材料不符合受理条件审监庭张某红拒收正确,而法律和相关规范性文件并没有赋予审监庭在这个阶段有采取监管措施的权力,所以张某红对杨某鹏并无监管职责。刑法意义上的因果关系,是危害行为与危害结果之间引起与被引起的关系。就本案来讲,对杨某鹏的监管职责与杨某鹏脱管再犯罪伤害他人致死的结果是本案玩忽职守罪中因与果的关系,无论张某红拒收杨某鹏的材料还是收下材料后给领导汇报是否应当受理期间,这都是未受理案件的审查期间,这期间张某红对杨某鹏都没有监管义务,更何况证据显示在杨某鹏故意伤害他人致死的时候杨某鹏监外执行材料张某红处。

茅桥检察院驻监检察室出具了“对监狱呈报罪犯莫某某监外执行无异议”的检察意见。刑罚执行科将监狱监外执行评审委员会对罪犯莫某某的监外执行建议的评审意见连同人民检察院意见,一并报请监狱长办公会议审议决定。 监狱长办公会对罪犯莫某某监外执行建议及相关材料进行审议,认为罪犯莫某某符合监外执行条件,提请监外执行程序合法,相关证明材料齐全完备真实有效,作出提请罪犯莫某某监外执行的决定。监狱根据监狱长办公会的决定,将提请罪犯莫某某监外执行的相关材料送广西壮族自治区监狱管理局审批。 (三)审批监外执行 广西壮族自治区监狱管理局收到罪犯莫某某申请监外执行的案卷材料后,因该案为广西监狱系统提请的首例因生活不能自理监外执行案件,分管副局长亲自带领相关处室的领导和罪犯监外执行病情诊断审查小组(由广西壮族自治区南宁茅桥中心医院医学专家及聘用两名社会医院副高以上职称的医学专家组成)的医疗专家到女子监狱,对罪犯莫某某进行现场查验,查阅其主管警察、3名陪护罪犯组员的询问笔录和该犯病休期间的护理情况以及该犯的门诊病历和历年保外就医审批表等相关案卷材料。通过查验,认为该犯已满65周岁以,现因患脑梗塞、高血压Ⅲ期导致大小便、自主行动二项日常生活行为均需要他人协助才能完成,且经过六个月以上治疗、护理和观察,自理能力不能恢复,认为可以认定为生活不能自理。刑罚执行处对该案是否符合法定条件、法定程序及材料的完整性等进行审查并出具拟监外执行的意见。
随后病情急剧恶化,罪犯李某某于2017年4月14日申请监外执行。 罪犯李某某家属李某景于2017年4月18日到我狱提供相关身份证明并签署《监外执行保证书》。乐东监狱对保证人李某景进行资格审查,经过审查,认为李某景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愿意承担保证人义务,能够与该犯共同居住,其符合保证人的条件。 2017年5月3日,海南省司法医院出具《罪犯病情诊断书》,诊断罪犯李某某患有“原发性肝癌”。符合《保外就医严重疾病范围》第十四条之规定,即“非临床治愈期的各种恶性肿瘤” 2017年5月5日,依照《监狱监外执行程序规定》(司发通[2016]78号),海南省乐东监狱一监区召开全体人民警察会议,集体研究罪犯李某某提请监外执行案件,会议结合海南省司法医院对罪犯李某某的疾病诊断结论、服刑时间、改造表现及保证人的情况,认为罪犯李某某符合监外执行条件,建议对罪犯李某某提请监外执行。一监区监区长办公会审核同意提请该犯监外执行意见,并将提请监外执行建议及相关证明材料报送监狱刑罚执行科审查。 5月8日,乐东监狱收到乐东黎族自治县司法局出具《调查评估意见书》,调查评估意见为:同意监外执行后纳入社区矫正。
; 2018 年 4 月 18 日,罪犯雷某某以淋巴系统及肝脏患病为由向监狱提出监外执行申请 , 并由其儿子雷某作为保证人,提供担保。其子雷某家住黑龙江省依安县某小区,在依安县从事收售农副产品,年收入人民币五万五千余元,无任何违法违纪行为。 2018年 4 月 19 日,经雷某某所在监区长办公会研究 , 同意该犯提出的的监外执行申请,并将相应材料一并报监狱刑罚执行科。 2018年 4 月 19 日,监狱刑罚执行科受理并会同监狱相关改造业务科室,组成监狱监外执行前期调查小组对雷某某申请监外执行一案进行调查,并认为:罪犯雷某某在改造中表现较好,病情符合条件,提请监外执行初审小组进行初审。 2018年 4 月 20 日,经监狱监外执行初审小组初审,一致建议雷某某到北安市人民医院进行病情诊断。 2018年 4 月 20 日,监狱委托北安市人民医院司法鉴定所对雷某某疾病程度进行病情诊断。
2018年3月19日刑罚执行科接到锦州市凌河区社区矫正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回函后,形成正式考察评估报告及刑罚执行科审查意见,并连同相关材料一并提交监狱监外执行评审委员会评审。 2018年4月11日监狱监外执行评审委员会经过评审一致通过,通过后进行监内公示,公示时间从2018年4月11日至2018年4月13日止。经公示无异议后,监狱监外执行评审委员会将罪犯邵某某监外执行相关材料报送人民检察院征求意见。 2018年4月16日刑罚执行科将监狱监外执行评审委员会对罪犯邵某某监外执行建议和评审意见连同人民检察院意见,一并报请监狱长办公会审议。经监狱长办公会审议一致通过,同意罪犯邵某某监外执行执行的决定,并将监外执行书面意见的副本和相关材料抄送人民检察院,同时将相关材料报送辽宁省监狱管理局审批。 (三)审批监外执行 2018年4月16日,辽宁省监狱管理局受理沈阳市东陵监狱提请对罪犯邵某某申请监外执行案件后,由省局刑罚处对整个案卷材料的完整性、是否符合法定条件和法定程序等进行了审查,省局医疗卫生处对病情诊断及疾病情况进行评估。处务会研究认为,邵某某监外执行案卷材料完整、符合法定条件和程序,同意监狱的提请意见,报请局长召开省局评审委员会进行审核。
2016年9月,赖某某第一次监外执行期限届满,其以怀孕为由,向法院申请继续监外执行。2017年5月,赖某某跟前夫生有一女(非婚生)。 从上述时间线看,赖某某有利用怀孕逃避刑罚执行的嫌疑。社区矫正执行期间,司法所将赖某某纳入重点管理,制定详细的矫正方案,落实监管措施,并加强风险防控。特别是在第三次监外执行期间,司法所进一步加强对赖某某的个别教育,严肃告诫其不得以生育为由躲避刑罚执行。经过多次教育,赖某某端正了服刑态度,表示哺乳期满后,会将小孩交由其前夫抚养,自觉配合收监执行。 ; 2018年4月10日,鉴于赖某某监外执行的情形即将消失,刑期未满,白云区司法局向珠海市香洲区人民法院提出收监执行建议,《提请收监执行审核表》、《收监执行建议书》同时抄送广州市白云区人民检察院、广州市公安局白云区分局。
该犯提出监外执行申请后,监区迅速组织召开了监外执行初审会议,会议一致同意对该犯启动监外执行程序,并将对罪犯杨某某的病情进行诊断检查的委托送至辽宁省凌源监狱管理分局中心医院, 2018 年 1 月 12 日,罪犯杨某某经辽宁省凌源监狱管理分局中心医院诊断为: 1 、冠心病、不稳定型心绞痛; 2 、高血压 3 级。符合《监外执行规定》司法通( 2014 ) 112 号附件《保外就医严重疾病范围》第三条第 3 款规定。 2018年 1 月 18 日,监狱指派干警前往阜新市对该犯监外执行情况进行考察落实,当地社区矫正部门经社会调查评估后出具了社会调查评估意见书,认为:该犯符合监外执行条件,基本可予以社区矫正。 罪犯杨某某所在分监区根据其改造表现、具体病情和监外执行申请,经分监区研究提出对罪犯杨某某办理监外执行请示。经监区长办公会审核,同意罪犯杨某某办理监外执行,并将提请监外执行建议及相关证明材料报送监狱刑罚执行科审查。监狱刑罚科经审查认为,监区认定罪犯杨某某监外执行的具体事实的书面材料来源合法,所提交的材料齐全、完备、规范,符合法定条件,提请罪犯杨某某 监外执行的建议适当,同意监区监外执行的建议。
其儿子作为保证人向监狱提出监外执行申请。 2017年11月13日,黎明监狱十监区根据《监外执行规定》,经过集体会议研究,认为罪犯付某某符合监外执行条件,向监狱提出监外执行申请。监狱接到监区提交监外执行申请后,决定委托黑龙江省肿瘤医院对罪犯付某某所患疾病程度进行病情诊断。 2017年11月18日,黑龙江省肿瘤医院出具病情诊断书认为:付某某患有肝细胞癌、乙肝、肝硬化、颅内占位。其所患疾病病情目前符合《监外执行规定》(保外就医严重疾病范围)第十四条规定。 在开展病情鉴定工作同时,黎明监狱委托黑龙江省五常市司法局对罪犯付某某监外执行后社区情况进行调查评估。 2017年12月1日,经五常市司法局调查认为:罪犯付某某家庭和睦,邻里和谐,其保证人有固定居所,有稳定收入,拟同意付某某回户籍地接受社区矫正。
因邓某某已刑满释放,广东省英德监狱向广东省监狱管理局提出撤回监外执行申请,广东省监狱管理局予以同意,案件办结。 本案同时启动了减刑和监外执行程序,在严守法规中高效处理,严守程序中及时办理,规划合理,紧凑有序,最终邓某某得到了及时救治,充分发挥了减刑、假释、监外执行制度的刑罚社会化、效益化和人道主义功能,也增强了监狱的执法公信力,为树立积极、正面的监狱形象加分。 ;0;440000;;;;0;JYJX188b2028-6dba-42eb-849f-c1114e5004d7.docx;2017;2;2977
提请监外执行 2015年8月31日其保证人提出申请,2015年9月2日保证人资格审查通过。因该犯病情危重,盘锦监狱一监区依照《监狱监外执行程序规定》于当日召开会议。会议研究认为,鉴于服刑人员朱某服刑期间一贯表现较好,患病后积极配合治疗,所患疾病符合《保外就医严重疾病范围》,其保证人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并愿意承担保证人义务,人身自由未受到限制,有固定的住处和收入,能够与被保证人共同居住并为其监外执行期间提供居住、生活和治疗保障,结合保证人资格审查等情况,认为朱某符合法定监外执行条件,一致同意提出对罪犯朱某提请监外执行的建议。 经审核,监区长办公会议同意将提请监外执行建议及相关证明材料报送监狱刑罚执行科审查。经审查,监狱刑罚执行科认为,监区认定朱某符合监外执行的具体事实,书面证明材料来源合法,材料齐全、完备、规范,符合法定监外执行条件。为核实监外执行罪犯拟居住地,朱某监外执行后对所居住社区影响、保证人具保条件,监狱委托沈阳市和平区司法局进行调查评估。沈阳市和平区司法局出具了朱某适合社区矫正的调查评估意见书。
首先告知依据《监外执行规定》除罪犯在监狱服刑期间因参加劳动致伤、致残被监外执行的,其他情况监外执行期间的生活、医疗和护理等费用自理。因此对于赔偿要求,监狱不能满足,但是鉴于陈勇家庭的确困难,回去以后可以跟监狱领导申请罪犯困难救助基金。经过一段时间的思想教育后,陈勇妹妹表示愿意为该犯保外就医担任保证人。 确定保证人后监狱立即召开评审委员会,作出同意提请罪犯陈勇监外执行的评审意见,并按照规定在监狱内公告。公告后,监狱将提请陈勇监外执行建议及相关材料送检察机关征求意见。白湖人民检察院作出“罪犯陈勇符合监外执行条件,呈报监外执行程序合法”的检察意见。监狱监外执行评审委员会将同意提请监外执行的评审意见连同检察意见,一并报送监狱长办公会审议决定。
目前符合《监外执行规定》司法通( 2014 ) 112 号附件《保外就医严重疾病范围》第十四条规定。 随后监狱指派干警前往喀喇沁左翼蒙古族自治县进行考察落实,当地司法局负责同志在了解该犯的案情和近期有死亡危险的具体情况后,立即组织相关人员进行社会调查评估,评估后同意对罪犯刘志刚予以接收。 罪犯刘志刚所在分监区根据其改造表现、具体病情和监外执行申请,经分监区研究提出对罪犯刘志刚办理监外执行请示。经监区长办公会审核,同意罪犯刘志刚办理监外执行,并将提请监外执行建议及相关证明材料报送监狱刑罚执行科审查。监狱刑罚科经审查认为,监区认定罪犯刘志刚监外执行的具体事实的书面材料来源合法,所提交的材料齐全、完备、规范,符合法定条件,提请罪犯刘志刚监外执行的建议适当,同意监区监外执行的建议。刑罚执行科于 2018 年 5 月 9 日根据《监外执行实施细则(试行)》(辽监管刑【 2015 】 387 号)关于急保程序规定,组织召开了监外执行评审委员,会议一致通过对罪犯刘志刚监外执行的建议。会后,刑罚科立即整理相关案件卷宗等文书,报送朝阳市城郊城郊地区人民检察院审核。
2018 年 3 月 23 日,其子向监狱申请作为罪犯任某某的保证人,并签署“监外执行保证书”。 2018 年 4 月 3 日,罪犯任某某所在监区经民警集体评议,建议启动监外执行程序。 2018 年 4 月 11 日,东川监狱向该犯户籍所在地甘肃省甘谷县司法局发出“拟监外执行罪犯调查评估委托函”征求社区矫正机构意见。 2018 年 5 月 5 日收到甘谷县司法局回函:罪犯任某某符合社区矫正条件,同意其监外执行。 2018 年5月 25 日东川监狱监外执行评审委员会研究后并公示,公示期内无异议。2018年 5 月 29 日东川监狱将案件移送青海省西平地区人民检察院征求书面意见。 2018 年 6 月 4 日,收到人民检察院检查意见书,罪犯任某某符合监外执行条件。
其父母均已高龄,其妻已于多年前与其离异,其子申请为刘某某治疗糖尿病及并发症(下肢溃烂),2013年7月,由山东省监狱管理局决定监外执行,期限自2013年7月12日至2014年7月11日。在监外执行期间,依法实行社区矫正。刘某某于2013年7月23日起在A区司法局城关司法所接受社区矫正。 刘某某本人性格温和,但嗜酒严重,在监狱服刑期间被禁止饮酒,因此身体情况良好,主要身体问题是糖尿病导致的下肢溃烂难以愈合。其父母年事已高,现居住在某小区,其子刘某自强自立,自己开了一家理发店,与其妻租住在另一小区,刘某某与其子居住在一起。 ; 在接受社区矫正期间,刘某某屡次违反社区矫正监督管理规定,不按时进行电话汇报,以手中无钱为由拒不提供体检报告,手机停机,难以联系。
加强个别谈话教育,每周都要与其进行至少一次的面对面谈话,通过了解其生活、学习等方面的情况,掌握其内心真实的思想状况,根据其思想变化情况,适时调整和强化矫正手段,做到有的放矢,逐渐纠正其错误的人生观和价值观,引导其正确认识社会、认识人生。 (二)入矫中期的依法实施教育矫正情况。 2017年8月份,沈某怀孕期间,发生边缘性前置胎盘,有可能发生大出血,危及母亲及胎儿安全,医院建议卧床休息,司法所工作人员得知情况,立即帮助其向上级部门提请免除社区服务,工作人员还多次上门慰问,了解其身体情况,并让其安心养胎,使沈某深深感受到了温暖,对司法所产生了信任。2017年9月25日沈某顺利下一女婴,母女平安,因其正在哺乳自己的婴儿,司法所又向海沧区司法所提交相关材料,由海沧区司法所向南靖县法院提请继续延长对沈某监外执行期限的申请,2017年12月27日南靖县法院依法作出对沈某继续监外执行的决定。 ; 通过对社区服刑人员沈某依法实施教育矫正取得的矫正效果。 思想方面,沈某敢于承认犯罪事实,悔罪意识日渐强烈,通过不断反省和自责,清醒意识到了诈骗罪既是一种错误的害人害己的不道德行为,更是一种犯罪行为,沈某吸取此次教训,保证绝不再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