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众服务首页
司法行政人员首页
欢迎您访问司法行政(法律服务)案例库
首页 > 公众服务首页 > 案例问答

案例问答

【办理过程】 在信访部门的指导下,高某某为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到新余市法律援助中心申请法律援助。虽然高某某是外地来新余的务工人员法律援助中心还是按照法律援助的精神和原则,一视同仁的审查批准了高某某的法律援助申请,同意为其受理,并指派新余市钢城法律服务所基层法律服务工作者何诚为其提供法律援助,代理此案。 承办人接受指派后,认真听取了高某某的陈述,鉴于高某某来自湖南永州祁阳农村,在江西新余当地举目无亲,而且反映其到工作单位时间不长,吃住均在工作单位,认识人员有限。现工作单位已经没有正常营业、场地租赁给他人生产经营了,原工作单位负责人和法人代表也已无法联系。考虑到其与工作单位存在事实劳动关系等基本事实需要花费较长时间和精力调查取证和等候工伤认定生效时间也较长等客观原因,以及其在外地如此长时间居住、等候期间生活及其困难等实际情况,承办人决定让其回湖南家乡等候。由承办人独自花费时间和精力,开展前期有关调查取证工作。经与新余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协调,向其提供有关高某某工作单位的基本工商登记信息的股东聂某某系单位负责人,且在高某某发生事故送往新余市中医院入院治疗并在高某某的入院病历材料和手术材料以家属身份签字办理等客观材料,再寻找相关证人调查取证,出具书面证人证言提交,形成了完整的证据链条。
2009 年,受援人王某向扬州市直管公房管理处申请廉租房,扬州市直管公房管理处根据《扬州市市区廉租房住房保障实施细则》的文件精神,同意受援人王某承租杉湾花园 21 幢 307 室廉租房。此后,受援人王某因欠债被债主纪红某赶出承租的廉租房,纪红某将该廉租房“出卖”给伏某,并由伏某占据,王某流离失所。期间,王某曾多次向伏某要回房屋的居住权,双方产生矛盾,当地派出所民警多次协调不成。 2017 年 5 月 25 日,王某亲戚带王某来扬州市法律援助中心申请法律援助。扬州市法律援助中心对王某的申请进行了审查,根据 2010 年江苏省政府《关于扩大法律援助事项范围的意见》,申请人是《江苏省法律援助条例》第十四条规定的人员,因房屋居住权受到严重侵害请求赔偿的,可以提供法律援助; 2015 年省两办《关于完善法律援助制度的实施意见》规定,对于《江苏省法律援助条例》第十四条所列人员因维护自身合法权益申请法律援助的,对事项范围不再作具体限制。根据上述规定,王某属于低保人群,符合法律援助条件,扬州市法律援助中心决定提供法律援助并指派蔡剑扬律师承办该案件。
2014年6月12日,该街道办作出《救助申请不予受理决定书》,决定对陈某某的申请不予受理;2014年6月20日,该街道办又作出《关于取消对陈某某低保申请不予受理的决定通知书》,对陈某某的低保申请进行受理。2014年12月29日,陈某某向深圳市福田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认为街道办受理其最低生活保障待遇申请后一直不予答复和批准的行为违法,请求法院判决:1、确认街道办受理其最低生活保障待遇申请后未在合理期限内作出答复的不作为行为违法,要求街道办在十个工作日内对其申请给予答复;2、由街道办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2015年1月5日,陈某某向深圳市福田区法律援助申请法律援助,请求法律援助处指派援助律师帮助其维护合法权益,并提交了失业登记证明等申请材料。经审查,深圳市福田区法律援助处认为陈某某提交的法律援助申请符合法律援助条件,决定给予法律援助,并指派北京市东元(深圳)律师事务所巩野律师承办本案。 承办律师接受指派后,向陈某某详细了解案情,得知其为了获得低保待遇已奔走数年,无奈之下只好向法院起诉。
双方签订合同后,申请人宋某按照约定支付给李某人工费、材料费10万元,李某收到款项后便组织人员进行施工。由于李某承揽的装饰装修活比较多,每天为申请人宋某施工的只有两三个人,有些时候一连两三天没人干活,造成工期一拖再拖。在铺设地砖时,由于包工头李某经验不足,所采购的地砖数量不足,导致二次进货,地砖铺完后,同种型号的地砖产生色差,整体装修效果不理想,申请人要求李某更换地砖,重新铺设,遭到李某的推诿、拖延,双方僵持一段时间后,李某将施工人员撤出,导致申请人宋某的房屋装修陷入停顿状态,双方多次协商未果,宋某一家人只得在外面租房解决居住问题。2018年5月,申请人宋某来到蓟州区法律援助中心,要求对其与李某之间的装饰装修合同纠纷提供法律援助,要求与李某解除装饰装修合同,李某赔偿申请人各项经济损失10万元。 经蓟州区法律援助中心审查相关申请材料,发现申请人系1965年出生,提出法律援助申请时年龄为52周岁,不享受农村“五保”、低保特困救助待遇。区援助中心工作人员要求其在合理期限内提供由所在乡镇人民政府盖章确认的经济困难证明材料,亦未能提供。申请人所申请法律援助事项亦不在法定援助案件范围内。
申请人夫妇均为残疾人,体弱多病且无劳动能力,无生活来源,每月只有160元的低保维持生活,在生病时也无承担医疗费,申请人已失去了最基本的生活保障,但杨文丽作为女儿,不肯履行自己的赡养义务导致申请人的生活已经举步维艰。

2018年320日,上饶市玉山县法律援助中心吕股长接待了杨庆福,其家人口共七人,杨庆福本人残疾,其妻周梅玉朱痴呆且残疾,大女儿杨文丽在外务工,自2012年外出后至今未归,二女儿杨小丽在外务工,偶尔回家,还有两个外孙,分别为杨诗涵和杨思海,均由申请人两夫妻照顾,大女婿余太虎在外务工,偶尔支付两个孩子的学费。申请人两夫妻及其外孙四人的生活费全靠杨庆福捡破烂和政府每月160元的低保补助为生,家庭条件极其贫困,请求法律援助,吕股长认真听取其陈述后,基本申请人即是残疾人又是老年人,本着对于申请人的关怀,便于同日批准杨庆福的申请同意为其受理,指派江西都册律师事务所李智超律师为其提供法律援助代理此案。

李智超律师接受指派后,认真听取杨庆福的陈述并亲自到杨庆福所在的仙岩黄坳村村民委员会了解情况,村委会对此也非常重视,村委会工作人员告知,申请人夫妇两家庭条件确实十分差,杨庆福没有劳动能力,只能在村里捡些废品销售,一个月多的时候几十元,少的时候十几元,根本就养活不了一家人,周梅玉痴呆,完全没有劳动能力,每天只能在家,不能外出。在我向村委会工作人员解释了杨庆福及周梅玉诉讼需要村委会出具证明,其工作人员立即向律师出具了诉讼所需要的证明材料。在向村委会取完证据后,律师又像杨庆福的邻居周炳强进行了调查取证,询问了杨庆福的家庭情况,杨庆福的女儿杨文丽是什么时候外出,此后有没有回家等与起诉相关的情况,周炳强积极配合律师的工作,如实陈述了案件的相关事实,并配合律师制作了调查笔录作为诉讼证据,并且向律师强调,如果有需要的话,周炳强愿意作为证人出庭作证。在调查取证的过程中,我们也感受到了村委会工作人员以及其他村民对于杨庆福、周梅玉一家人的关心,感受到了来自邻里的关怀,律师也代表杨庆福对他们表示了感感谢,并承诺一定会积极处理这个案子。

首先,在120急救人员打开车门将担架车往外拉出时,虽因担架车后腿没打开造成李小某头部一侧滑落,但其头部没有摔伤及撞击伤。其次,区医院接诊后为李小某做了头颅CT及胸片检查,检查结果未发现头颅及胸部异常。随后,北大第一医院检查胸腰段MR显示有较为新鲜压缩骨折,但与事发当日相隔5天,不能确定是120车造成的。再次,某医院认为李小某为重度骨质疏松患者,这类病人在打喷嚏、起床时都能造成骨折,患者在由某医院转至北大医院途中,司机刹车,上下车搬运,以及在北大医院时去科室检查,都可能会发生骨折。

经过多次交涉未果,李某无奈之下,到门头沟区法律援助中心申请法律援助。李某一家三口,儿子因患有癫痫病不能工作,属于区残联认定的重度残疾人,妻子没有工作,李某虽有退休金但收入未达北京市低保标准,全家领取差额低保。法援中心依法接受申请,考虑到受援人和案件特殊性,指派亚太律师事务所律师杨新生代理此案。

石含某是村里的建档立卡低保贫困户,上有年逾90多岁的父亲,下有一个正在读高中的儿子,妻子有病在身没有劳动力,一家4口衣食住行、教育费用全靠石含某打工勉强维持。石含某的伤残给这个本已贫困的家庭雪上加霜,而黄某、杨某、旅游公司相互推卸责任、拒绝赔偿更是让全家陷入了绝望,在这1年多的维权时间里,苦闷、心酸、无奈、愤懑、绝望充斥心间,甚至于,他们想过了放弃。 2018年,石含某所在村的法律援助联络员告诉他,可以申请法律援助,走诉讼途径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于是,石含某来到水口镇法律援助工作站寻求帮助,经法律援助工作站人员初审,石含某符合法律援助条件,可以申请法律援助。 2018年2月,石含某到水口司法所申请法律援助,司法所工作人员进行了立即进行初审后上报黎平县法律援助中心,经审核,黎平县法律援助中心决定给予石含某法律援助,并马上指派水口镇法律服务所法律服务工作者张宁作为石含某的诉讼代理人为其提供法律援助。 张宁在接到指派后,立即和石含某进行会面了解案情,通过综合分析,认为该案件事实清楚,证据确凿,但杨某、黄某、旅游公司相互推诿,调解难度大,在征得石含某的同意后,决定用诉讼途径解决。但在进行诉讼前首先面对的是如何解决石含某的生活以及取证等相关问题,由于石含某出院时欠有医院部分医疗费未付,医院拒绝开具任何证明,安装假肢时又欠有三千元钱,假肢公司拒绝开具发票,石含某无力支付这些欠款,更没有能力去做司法鉴定,为此张宁多次打电话给旅游公司进行沟通、说服,晓之以理、动之以情,最后旅游公司同意先“预付”三万五千元给石含某,有了这笔钱,石含某将医院和假肢公司的欠款全部还清,拿到了相关证明并做了司法鉴定,经鉴定石含某为七级伤残。鉴于黎平县到独山县的路程接近300公里,诉讼成本十分高昂,张宁采取了网上立案、邮寄证据、申请减免诉讼费、申请民政救济等多种方式帮助石含某降低诉讼成本。
史某与胡某刚结婚两年多,在正阳县某镇街上做着小生意,小日子本过得殷实幸福,这突如其来的一场变故导致其家庭遭受重大打击,史某治疗期间的费用掏空了家里所有的积蓄,亲戚朋友也都多次伸出援助之手,乡镇在了解情况后也给史某家多次进行了慰问,并办理了低保,但是由于史某生活不能自理,需要一个人照顾,家中的两个孩子一个上小学另一个刚两岁,也需要人照顾,为了生活胡某外出打工,留下父母在家照顾妻子和年幼的两个孩子,平时岳父母也来帮忙,原本美好的生活现在变得支离破碎。 在事故发生后,为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胡某曾委托律师起诉正阳县人民医院,但是在医疗事故鉴定过程中,由于没有找到受理的鉴定机构,无法鉴定病因与医院间的关系,导致撤诉。 后胡某及家人到县卫计委寻求帮助,通过卫计委工作人员的介绍到正阳县法律援助中心申请法律援助。2016年12月21日,正阳县法律援助中心主任贺云梅接待了胡某及其父亲,贺主任再了解其详细情况后,便于同日批准史某的申请同意为其受理,并指派河南明信律师事务所资深律师饶瑞民律师为其提供法律援助代理此案。 饶律师在接受指派后,认真听取胡某的陈述,同时对于史某的病历等材料,进行了详细的查看,同时就某些问题,询问了相关的证人。 饶律师经过认真分析研判后,认为这是一个典型的医疗事故纠纷案件。本案的办理关键:一是确定申请人因本案所受经济损失数额问题;二是住院病历等资料是否齐备;三是被告医院应承担的责任份额是多少 。
当地居委会因此专门为李某申请低保和廉租房待遇,李某的日常生活保障得到暂时解决。但这终非长久之计,只有申办农村五保供养“五保户”的待遇,由政府在吃、穿、住、医、葬等方面给予生活照顾和物质帮助,李某的养老问题才能彻底解决。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五保户供养工作条例》第六条规定:“ 老年、残疾或者未满16周岁的村民,无劳动能力、无生活来源又无法定赡养、抚养、扶养义务人,或者其法定赡养、抚养、扶养义务人无赡养、抚养、扶养能力的,享受农村五保供养待遇”,李某显然不符合“五保户”条件,因为她和徐某名存实亡的婚姻关系还在存续,徐某还是她的法定扶养义务人。因此,离婚成了李某申办“五保户”待遇的唯一途径。 为帮助李某取得申请“五保户”资格,由国家照顾终老,李某所在村居法律顾问——广东流溪律师事务所胡海源主任律师主动伸出援手,帮助李某于2018年3月1日向广州市从化区法律援助申请法律援助。从化区法律援助处经审查认为李某属精神残疾且没有固定生活来源,符合法律援助条件,决定给予李某法律援助,并于2018年3月2月指派胡海源律师承办李某诉徐某离婚纠纷一案。 胡律师认为,本案的焦点和难点是:如何为李某找到失联多年的丈夫和女儿,以及如何在配偶失联的情况下为智力残疾的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办理离婚。
事故发生后,该公司不配合申请工伤认定,为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2018年6月14日,左某某在其儿子的陪同下,来到贵州省安顺市普定县法律援助中心申请法律援助。经了解,左某某系外来务工人员,平时只靠打零工维系生活,无其他生活来源,在普定县没有固定住所,此次受伤导致家庭经济十分困难,法援中心当即批准左某某的申请,并指派法律服务所唐琼为其代理此案。

承办人接受案件后,认真听取左某某的陈述,仔细了解左某某的基本情况,通过分析,认为此案可以作为典型的外来务工人员确认事实劳动关系案件并就此提起劳动仲裁。本案办理的关键:一是收集证据;二是理清法律关系;三是确认事实劳动关系适用法律依据的问题。

承办人向相关部门调取了关于此次事故的调查处理结果及左某某工友死亡的赔偿调解结果,为左某某申请确认事实劳动关系打下了坚实基础。

一六七团司法所以团场务工人员为对象,深入集市、连队、工地等地开展了法律援助知识的宣讲宣传。 活动中,工作人员通过以案说法的方式,用通俗易懂的语言重点向务工人员讲解了什么是法律援助法律援助的范围有哪些,如何申请法律援助和到哪申请法律援助,鼓励农民工朋友用法律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此次活动,悬挂宣传横幅 1 条,发放宣传资料 400 余份,解答法律咨询 30 余人次,受教育群众达 1000 余人,取得了较好的普法效果。 ; 一、什么是法律援助法律援助 是指由 政府 设立 的法律援助机构组织法律援助的律师,为经济困难或特殊案件的人给予无偿提供法律服务的一项法律保障制度。 特殊案件是指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三十四条第二款、第三款的规定,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是盲、聋、哑人,或者是尚未完全丧失辨认或者控制自己行为能力的精神病人,没有委托辩护人的,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和公安机关应当通知法律援助机构指派律师为其提供辩护。
”第九条规定:“申请法律援助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不受经济困难条件的限制:(一)公民主张因见义勇为行为产生的民事权益的;(二)农村进城务工人员通过诉讼请求支付劳动报酬或者工伤事故人身损害赔偿的。”第十六条规定:“公民申请法律援助应当采用书面形式,填写申请表,并提交下列材料:(一)居民身份证或者其他有效的身份证明;(二)经济困难的证明或者证件;(三)与所申请法律援助事项有关的基本情况及相关材料。符合本条例第九条规定情形的,可以不提供经济困难的证明或者证件。以书面形式提出申请确有困难的,可以口头申请,由法律援助机构工作人员作书面记录。
陈某听朋友说政府可以帮家庭经济困难的人免费打官司,为维护自身合法权益,2018年5月15日,陈某拄着拐杖,和妻子走进了攀枝花市东区法律援助中心申请法律援助。看着行动不便的陈某和在一旁非常焦灼的妻子,法律援助中心工作人员立即开通“农民工法律援助绿色通道”,受理陈某的法律援助申请,并指派四川晓明维序律师事务所律师陈国胜承办此案。

陈律师接受指派后,当即与受援人陈某见面了解相关案件情况。陈律师认真听取陈某对事故发生经过的陈述、对案件处理的要求以及家属的意见,并就案情提出法律意见。由于陈某家住外地,为方便受援人陈某,尽量减少其往返时间,节约维权成本,陈律师主动配合陈某到攀枝花时间,积极组织和整理相关证据材料,及时到相关部门补取欠缺的证据,做到案件材料脉络清晰、材料详实。同时,陈律师了解到,陈某于2018年4月13日向东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仲裁委逾期未作出是否受理的决定。经分析,陈律师认为本案有两个核心问题:一是可否跳过仲裁程序。

这批工人共计有139名左右,他们是内蒙古乌海市某化工有限公司的员工,在不同的岗位工作,厂里在无人通知的情况下停产,停水停电,不让工人进厂,没有通勤车,后续工作也无人管理,工人们于8月被迫离岗,离岗时公司还有大部分员工工资未发,单位也未给员工任何补偿,员工联系不到高层领导,迫于无奈,来到乌海市海南区法律援助中心,咨询解决办法。乌海市海南区法律援助中心的主任姚彩霞了解到,在这139人中,外来务工人员占所有人员的八成左右,且多数是家里的顶梁柱,因此焦躁不安,解决问题的愿望很迫切。追索劳动报酬纠纷的案由符合法律援助的案由条件,工作人员当即发给139位申请人法律援助经济状况证明表,由申请人个人经常居住地所在社区和办事处审核申请人的经济状况。经济状况审核通过之后,姚彩霞主任立即组织召开了工作会议,研究具体办法,同时给予工人们细致耐心的解答,安抚了工人焦躁的情绪,让他们放弃通过上访等其他途径来解决自己的难题,工人们最终表示愿意申请法律援助,通过法律手段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当天,海南区法律援助中心即指派了中心邢娜律师和工作人员陈月秋办理此案件。之后的9月18日,9月28日,10月16日,又有该公司的25名、2名、2名职工来到乌海市海南区法律援助中心以同样的案由申请援助。自此,共有168人因内蒙古乌海市某化工有限公司拖欠工资,分四批向海南区法律援助中心申请法律援助
因此两位农村务工人员陈某某和卢某某辛辛苦苦工作的血汗钱一直未能得到解决。辗转来到东营市法律援助中心申请法律援助,希望通过法律途径讨回自己的工资,市法律援助中心值班工作人员热情接待了两人,经初审认为该案符合法律援助条件,便报请主任予以审批,做出了给予法律援助的决定,并当即指派办案经验丰富的山东康桥(东营)律师事务所资深律师为两位当事人供法律援助。 承办律师了解案件情况后,认为本案系一起追索劳务费纠纷案件。追索劳务费是关乎受援农民工的生产、生活的重要问题,且因他们的劳务费两年未得到解决情绪很激动,如果他们的劳务费再不及时得到解决,会造成难以想象的社会危害后果。因此承办律师第一时间约谈农民工,向陈某某和卢某某了解案情,并安抚农民工的情绪。通过向当事人了解得知,由于两名农民工法律意识淡薄,并不知道该绿化改造工程单位的名称和项目负责人的真实姓名。仅有联系两位农民工的项目负责人写的陈某某23000元的一张字条,但署名并非其真实姓名,本案可谓“零证据”。
石景山区法律援助中心是政府设立的法律援助机构,由其指派或者安排律师,为经济困难或者特殊案件的人群无偿提供法律服务的意向法律保障制度。《北京市法律援助条例》规定:“农民工因请求支付劳动报酬或者工伤赔偿申请法律援助的,可以申请法律援助,不受本条例规定的经济困难条件的限制。”如果有拖欠工资的情况,可以到石景山法律援助申请法律保护,有专业律师为其进行法律维权。 ;1、普法宣传针对性强。此次活动主要为务工人员群体服务,根据其工作特点,发放《劳动合同法》、《北京市援助条例》等日常法律宣传页,解答他们的各类问题,并正确引导他们在工作中遇到问题时,运用法律解决矛盾,或找司法所申请人民调解解决纠纷,确保依法维权,从而增强他们的法律意识,提高他们的自我约束力。尤其是在介绍出现拖欠工资的情况,符合条件的员工可以找法律援助机构免费打官司,受到他们的一致认可。
无奈之下,陈某向东莞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院茶山仲裁庭申请劳动仲裁,请求仲裁庭裁决灯饰公司支付一次性伤残补助金差额10108元、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15416元、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1444元和支付停工留薪期工资差额8343元,合计35311元。 陈某于1957年1月29日出生,发生工伤事故时已届满60周岁,仲裁庭以陈某年满60周岁已达到法定退休年龄,不再属于劳动法相关法律的调整范畴为由,于2017年12月5日作出仲裁裁决,驳回其所有请求。陈某不服仲裁裁决,于2017年12月12日起诉至东莞市第一人民法院。 对于自己的合理请求被仲裁庭驳回,陈某百思不得其解,担心诉至法院仍然会被驳回,因此非常希望获得律师的帮助,但因其系外来务工人员,生活困难,无力自行承担律师费用。通过户外普法宣传栏,陈某得知法律援助机构对有法律援助需求的经济困难人员可以免费提供法律援助,便于2017年12月29日来到东莞市司法局寮步分局寻求帮助。了解陈某的情况后,工作人员认真细致地审查了他的案件材料,并引导他申请法律援助。他表示要求灯饰公司依法支付其工伤待遇,因为自己不懂法,希望能得到律师帮助。
根据农民工外出务工特点,有针对性的开展法律宣传,农民工与用人单位合同应该怎么签订,应该注意哪些事项,有法律问题如何求助?如何申请法律援助法律需求,进行详细解答,尽力满足农民工外出 贴近服务。工作人员深入到车站、车辆、候车室等处,与返乡农民工促膝交谈,详细了解法律需求,有针对性的讲解法律知识,传播法律服务咨讯,提升农民工获取法律服务的能力和维护自身合法权利能力。讲解公共法律服务体系和司法行政职能变化,鼓励农民工走进公共法律服务中心、法律服务站(室)进行询问,及时了解公共法律体系建设,便利获取法律服务。提醒农民工返乡途中注意安全,到车站购票,乘坐正规车辆,保护好自身安全和财产安全。 三、做农民工身边的法律顾问。通过微信公众号、法律服务群,与外出务工人员建立长久联系,做农民工法律服务需求的贴心人,身边的法律顾问,随时随地解答外出务工同乡的法律问题,做务工人员坚强的法律后盾,让务工乡亲能够安心工作。